与我的图书馆学的书有关的两件事

2017/12/6   点击数:2351

[作者] 王梅的图书馆

[单位] 山东理工大学图书馆

[摘要] 现在是回放回记了,我知道我一定会在我的微信里记下来,然后再在博客里正式的写出来,即使是出于对对方的感谢与尊重也要这样。

[关键词]  图书馆学 王梅



现在是回放回记了,我知道我一定会在我的微信里记下来,然后再在博客里正式的写出来,即使是出于对对方的感谢与尊重也要这样。

2017年3月7日的下午,正在工作中,一位小伙子来到我们这里找一个叫王梅的图书馆员,送转他祖父给我和我的那本《图书馆学研究的理性与感性》写的条幅。他祖父85岁了,我校的一位老教授,以前常来图书馆,在网上知道我有这样一本书,就写了这么长的条幅,还说我的博客内容多写的好。

当这位《淄博日报》的小伙子一字一句的读着条幅上老教授写的诗句,我的内心有多么的感动!当时和这几天我就一直沉浸在这份感动里,无法豁达的表达自己的被感动的心。

这位老教授并非图书馆人,他如此关注和关心一位小小图书馆员的一本图书馆学的书,着实让图书馆人感动。谁说图书馆和图书馆学没有外界的知心朋友呢?如果图书馆员去认真的工作,激情的去思考,勤奋的在图书馆学的花园里耕耘,满怀挚爱之情的把图书馆融入到社会大家庭中,谁还会说图书馆员是孤独寂寞的是默默无闻的呢?

是的!对社会感兴趣,对读者感兴趣,切身投入到我们这个辉煌时代的阅读推广和阅读疗法的事业中,而不是把自己关在书斋里做抽象图书馆学和空洞情报学的学问,这正是图书馆员的一种弘扬图书馆精神的情怀!

有了老教授的鼓励,加强了我继续出图书馆学的书而不是情报学的书的心。莫急莫急,一切都在休闲阅读疗法中进行。

这是与我的这本图书馆学的专著有关的第一件事,下面要说的是第二件事儿。

没几天,接到同事的电话,有远方的同行找到我,需要我的这本书,作为收藏和研究之用。其实,我真有些惶惶然,这多少反应出我内心深处多少有些自卑感。但过后又很高兴很知足,因为,作为图书馆员的一个个体,终我一生之力之机,写出并无所后悔的出这本书,只是想给我们可爱的图书馆和图书馆学的绿洲里,增添一颗小草,以留下足迹与痕迹。

于是邮寄给远方的同行我的这本书。到此时,毫不犹豫的感觉我心理世界,自信占据了上风。什么叫痕迹?你所做所思所写,口说无凭与网上风光,也许都不如面前的一本纸质书,更能代表你的真心实意,更能使你获得心理安慰与精神满足。它不会使你抑郁,而会使你振奋,各行各业咋一看面孔不尽相同,但充实、快乐与幸福,内心的丰富,都是相似的。

原文连接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21ce2a20102xnq4.html